喜多Ruka

【原创】琐碎事 4

对于为什么夏铭会说"费了那么大力气"才追到乔子墨,是因为……因为……额……是因为乔家真是太强大了!

现在每一次回忆起第一次见乔家家长的情形,厉害如夏铭也会不由得扶额加叹气。有关于为人处世,自己不说是身经百战,也算是有点经验了,可是碰到了乔家人,他才发现,何止情商,连智商都快不够用了!乔家家长都是老死的姜啊!

话说在去乔家拜访之前,乔子墨就十分郑重的对夏铭说了句要小心,而他只是把这当做是句提醒。就像在对万千即将拜访女友家长的小女婿,面对那些不肯抑或不舍将女儿交付给他们的岳父大人的提醒。

然而当夏铭到了乔家之后,他才发现了乔子墨说那句话的真正意味——

不想把乔子墨交给自己的人有三个!

乔子墨有一个女儿控的父亲,一个妹控的哥哥,和一个姐控的弟弟。

是他疏忽了,没有在来之前好好抓住乔子墨问一问情况。正当夏铭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恼的时候,正好瞥见了将头转到一边偷笑的乔子墨。合着这小姑娘是故意的!

乔子墨当然是故意的。

要是不趁现在这个时候好好整整他,更待何时!

说起来,乔子墨的父亲也是从事教育工作的,在一所重点大学教汉语言文学,本来想让女儿也从事这项工作,但是她却瞒着自己填了另一所大学的德语系。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乔父生了很大的气,却也因为尊重女儿的意见,让她去上学了。看到女儿现在的工作还算过得去,这才消下气去。说到底,就是老头子他一厢情愿之后,没有得到回应,生闷气了。

就因为有了这件事情,让乔父对女儿的性子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觉得能照料好女儿的人应该是很难找了,所以对女儿要把男友带回来这一紧急情况严阵以待,准备使出浑身解数来考验考验这个未来女婿。

乔子墨的哥哥乔子弈现在是一家连锁酒店的董事长。虽然家中文学气息十分浓重,却还是让他染上了铜钱味——虽然他本人并不是个视钱如命的人。

乔子弈喜欢经商和管理的心情可以理解,从事相关工作也无可厚非,但是对于乔父来说,就是自己给予厚望的一颗苗苗就这样被压死了,这也是为什么乔父会转而把自己的期望寄托到乔子墨的身上。

乔子墨是乔子弈带大的。那个时候,乔母还不是家庭主妇,所以照顾乔子墨的重任就交给了乔子弈。看着她从走一步摔一跤的小丫头,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到现在领着自己男朋友回家的大姑娘。

都说长兄如父,乔子弈觉得现在就像自己快要嫁女儿一样,所以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的标准提高了许多。

对于乔子墨尚且年幼的弟弟乔子笙来说,对夏铭那是写明着的不待见,就像对待一只挟持了自己蛋糕的饿狼。与乔子墨关系好也是因为两人岁数相差不大,能玩到一起去。

很小的时候,乔子笙就曾有过"我要姐姐当我的新娘"这一勇敢发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明白了"近亲不能结婚"这个道理,所以把目标转为"要把姐姐一直留在身边"变相意味就是"不把姐姐交给别人"。也就是这样,夏铭就成了打破他美梦的坏人,自然是不想把姐姐交给他。

夏铭一边努力保持微笑回答着乔父的各种问题,一边用余光死死盯住乔子墨,试图通过乔子墨的表情看出乔父对自己的回答是否满意,生怕自己没有回答好,把快到手的媳妇就这样丢了。

然而那小姑娘只是笑着看着他,不做任何解释,好像就是想看着他自己一个人急得要死的样子——那实在是太难得了!

经过漫长的聊天过程,夏铭觉得自己已经像脱了层皮一样,可喜可贺的是,乔父也稍稍松了口,露出了难以察觉的满意的笑。见父亲都已经被攻陷,乔家剩下的两兄弟也不敢太过造次,很默契的都保持沉默。

夏铭的这次见家长还算成功,至少两个兄弟虽然还有不满的地方,但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还过得去。同样的,夏铭这种送了一口气的样子着实让乔子墨笑了好久。

没想到你也会如此无力呢~真是赚到了!

夏铭一脸无奈的看着乔子墨,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发,微微的叹了口气。

看来要娶到乔子墨还要费一番功夫啊。

【原创】琐碎事 3

因为乔子墨是德语系的学生,所以会有机会成为为期一年的交换生。又因为她的成绩和各项能力都是比较拔尖的,所以顺其自然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这件事是在一次餐事中被提到的。

老师,我要去德国了。乔子墨用筷子拨弄着自己碗里的菜。

什么时候的事?
下个星期。
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乔子墨一哽,这确实是个好问题。

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保留了这个秘密的呢?因为尴尬不好直接说也好,纯粹是出于不舍的心情不愿说也好,她拖到了临行前的一周才说起这件事,像是筹备着一份精心的礼物等他发现。

老师,你会想我吗?

这句话一出口,可能一切都改变了。乔子墨把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之后,看见夏铭只是停下了手中的事盯着她看,莫名的安静,有些后悔自己说话不经大脑思考。

刚想转个话题,打破一下尴尬的局面,就听对面的夏铭说:一定会想的,会很想很想。

现在停住的人变成乔子墨了。刚才的一句话信息量太大,一时有些接受不能。老师说会想自己,这是不是变相的告白呢?

将自己小鹿乱撞的心情含在喉中,歪着头看着夏铭,带着浅浅的笑:老师是在告白吗?

当然是在告白了。夏铭勾嘴笑了笑,那么你答应吗?

直白的话让乔子墨红了脸颊,直愣愣的盯着夏铭看了好久,在看到夏铭一脸认真的模样,发现对方好像不是在开玩笑。虽然心中已经雀跃,但是现在正是特殊时期,必须要考虑到一些更重要的、会左右两人情感的因素。

老师,请容我现在拒绝。

说完话低下头的乔子墨没有错过夏铭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失落,马上摇摇手,开始解释:我的意思是,等我从德国回来再说会比较好。虽然这样说可能有点消极,但是我真的没有自信谈异地恋,尤其还是跨国恋。我没谈过恋爱,所以没信心在不能见面的一年的时间里维持这段关系。我不想要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我只是想要一个能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人……

老实说,夏铭没想到乔子墨会对他坦白,至少不是如此坦白。但这着实让他欣慰不少。

好啊,我等你回来。

于是,乔子墨去了德国,夏铭等了她一年。

终于,一年后,乔子墨从德国回来了,两人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其实,在一起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无需太多拐弯抹角,既然已经认为对方是合适的人,那就在一起吧。

至于,他俩在谈异国恋时发生的种种就暂且不谈吧。

丁明雪同学在发现自家发小与自己的老师成为一对儿之后,十分震惊。合着自己一直因为重色而轻友的行为感到那么一丝丝愧疚是不需要的,她还得向自家发小收红娘费呢。

他们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也没有怎么轰轰烈烈,他们只是和一直一样,平平淡淡的,细水长流,慢慢经营着他们的爱情。

就这样,乔子墨毕业了,和夏铭结婚了。

现在,夏铭看着那因为看书而不小心睡着的小姑娘,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那是属于自己的小姑娘了。

【原创】琐碎事 2

跟上夏铭的脚步,加快步伐,走在他右后方,保持着两步左右的距离。

乔子墨还是舒了一口气的:至少老师现在有心情吃饭,说明自己还有减罪的机会。

走进食堂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已经低头开始吃午饭了,没怎么注意到他们两人。不知道是哪个女生突然叫了一声“夏老师”。像草原上机警的猫鼬,伸长脖子来观察周围,然后锁定了那显眼的两个人。

那个,乔子墨将袖子微微拉长遮住手背,顺势用手挡在嘴前这样说道,老师,这样是不是影响不太好?

又能怎么样?吃个午饭而已,慌什么?夏铭象征意义的向打招呼的女同学点了点头,又拉开椅子示意乔子墨坐下,拿起饭卡说道,看着位子,我去打饭。

乔子墨楞楞的点了点头,看着夏铭走远的身影突然回过神来,现在不应该是她的忏悔环节吗?要打饭也应该是她这个做学生的去啊。

过了一会儿,在乔子墨的碎碎念中,夏铭拿着两个餐盘回来了。

忘记问你喜欢吃什么了,就直接打了和我一样的,不要太介意,如果有不能吃的东西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夏铭伸手把一个餐盘放在乔子墨的面前,然后坐在了她的对面。

那个,老师。乔子墨抿了抿嘴,小心谨慎的问了一句,明雪应该不会有什么处分吧?夏铭闻声抬头,听完她的话笑了笑,你怎么不问自己有没有处分?

诶?乔子墨没想到会被夏铭反问,不知怎么回答,再次低下了头。

没关系的。听到夏铭这样说,不敢置信的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看着那透过镜片深邃的目光。

就只是代替她上课而已,不算旷课,但是要好好把记下的笔记复述一遍给她听。反正只要成绩不到退就行。夏铭这样说道,顺势将一块青椒放进嘴里,然后用筷子指了指对面的饭,赶紧吃吧,待会就凉了。

乔子墨思绪混乱的吃完了这顿饭,直到坐到了宿舍的床上时才回过神来。仔仔细细的梳理了一下一天的事情,还是觉得异常诡异。但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丁明雪之后,却得到了来自发小的熊抱。

太好了!丁明雪死死的搂住乔子墨,使劲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这样我以后约会就不愁了!

天知道,能考进这所名牌大学的人的脑子都不是白长的,以丁明雪这种智商的人,虽算不上天才,也可谓是选这门课的学生中的前几名了,根本不需要上课认真听讲,只需要看看笔记,看看解析,考个优良不成问题。所以,这也变相的说明了乔子墨要成为夏铭的常规学生了。

这种替丁明雪上课的日子已经从一个月一次变成了两周周一次,最后变成了一周一次。丁明雪的成绩没怎么变过,乔子墨和夏铭的关系倒是越来越好了。

作为不选修这门课的学生,乔子墨对于上课的内容大部分是听不懂的。秉着对自家发小负责的初衷,每一节下课,乔子墨都会向夏铭请教许多问题,夏铭不会因为她不是自己的学生而态度不好,相反,他会为她逐条解释,直到她可以很好的把全部复述一遍。

闲的时候,夏铭会给她讲许多能用于日常生活的小知识,她也在一旁撑着脑袋认真听着;她也偶尔会因为学习或升学上的事情而烦恼,每当这个时候,夏铭就会很客观的帮她分析条件,建议她做什么样的选择;一个学期不到,他们已经开始有空就邀对方吃饭,在餐桌上聊聊近期生活。

对乔子墨来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和夏铭关系这么好的,她也没有办法完全说清楚,可能是第一次没有当众揭穿她的时候,也可能是每一次给她耐心讲题的时候。想到这里,她不由咬咬嘴唇,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关系就已经变成了这样了,好像只是差了最后的告白这一步。

两人就这样暧昧了许久,真正越过朋友的范畴,是在乔子墨大二的时候。

【原创】琐碎事 1

“呀~没想到我们会结婚呢~”乔子墨放下手中的书,晃了晃左手,无名指上反着光的银环让她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明明只是一句感叹,轻的像自言自语,但是坐在电脑前的夏铭还是听到了。

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到了正看着左手一脸幸福,整个儿陷入白色垫子的小姑娘,好笑的推了推眼镜,说:“是啊,但是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读到了来自对方有些不明所以的目光,夏铭没有做解释,转过身来继续工作。然后似想起什么事般轻笑了一下:“不亏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才把你追到手。”

乔子墨,现今二十出头,是名德语翻译。日常工作就是同声翻译,有空的话帮那些大企业翻译一下合同或者文案。头脑好能力强,收入可观。

夏铭呢,是乔子墨所毕业大学教应用化学的老师。平时上课教书,时不时写写论文,赚点奖金。虽然才二十后半,已经是副系主任了,能力自然不言而喻。而且他长相帅气,身材高挑,时常会有很多明明不是选修这个专业、只是为了看他一眼来听课的学生。

乔子墨就是“不是选修这个专业然而来听课的学生”之一。

但并不是来看夏铭的。

简单来说就是:乔子墨的发小丁明雪也就读了这所大学。这天,因为要和男友出去约会,但是缺课就会被扣学分了,怎么办呢?正好想到乔子墨今天没课!于是就拜托代替她去上课。因为有着多年的友情,即使有些无厘头,乔子墨还是答应了。

然而,好死不死地上了夏铭的课……

夏铭是何等精明的人?

选自己课的都有哪些人,都长什么样他一清二楚。

打开点名册,将见到的同学的名字一个个勾掉,最后手停在了丁明雪这个名字上。抬头扫视了一下,不意外的发现了一张不太熟悉的面孔。

转了一下手中的圆珠笔,顺势扶了扶眼镜,然后很自然的在丁明雪名字的出勤表上打了个勾。

整节课,他都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这小姑娘上课还挺认真的。

下课铃打响时,夏铭正好说完最后一句话,宣布下课时看到了正想赶紧跑出教室的乔子墨,笑了一下,莫名有种想逗逗她的心情。于是他说:

“丁明雪同学,请来一下我办公室。”

直到现在,每次夏铭回想起那个时刻都会忍不住笑出来,然后在乔子墨的嗔睨中默默吐出一句:“当时你的表情就像做坏事被抓包的孩子一样。”

当时,乔子墨的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是在叫自己,紧接而来想法就是“被发现了!”

跑也不是,留也不是,她在自己的位子上站了十几秒后,硬着头皮说:“是……”

一路上,乔子墨一直低着头,紧紧跟着夏铭的步伐,大脑高速转动,试图想出什么可以自保又不害人的借口。

当然,这些小动作,夏铭都没有放过。

夏铭的办公室在四号办公楼,离教学楼最远,但离食堂和图书馆最近。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能隐隐看到一些涌进食堂的学生。

进了办公室,乔子墨以最小的幅度打量了一下,有些失望的发现这间办公室是夏铭单人用的,心想,要是有其他老师的话,也许能稍微缓和一下呢?但是下一秒她又开始庆幸,如果是批评自己的话,还真的不想被别的老师看见。

看着夏铭利落的走到办公桌旁,将教案随手甩到了一边,然后拉开椅子坐下。两人之间沉默了至少有一分钟。

对于乔子墨来说,这还是相当煎熬的。对于夏铭来说,这只是个可以捉弄一下小姑娘的机会而已。

乔子墨觉得自己就像被露出獠牙的饿狼盯住的羔羊。

憋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老师,你不去吃午饭吗?”

话刚脱出口,她自己就囧了一下——自己转话题的能力实在是……已经想在自己脑袋上敲一下了。

这句话正好给夏铭抓到了一处破绽。

“丁明雪同学,你平时都是直接叫我名字的,怎么今天这么客气呢?”

这一下,乔子墨更想敲自己一下了。但同时也埋怨了一下自家活泼的发小: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提前说一下。

抬头看向夏铭,他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自己。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乔子墨也已经装不下去了。抿了抿嘴,开口道:

“老师,我不是丁明雪。我叫乔子墨,是隔壁德语系的,今天她不能来,我来替她的。”

“嗯,我大概能猜到。”夏铭一手撑着头,然后低头看了眼手表,从椅子上站起来,径直走向门口,“走吧。”

“嗯?”乔子墨表示自己有些信息接收不能,刚刚还被他带进办公室,现在又要去哪?

“不是要吃午饭吗?”

说完后,没等乔子墨有所反应就先迈步走出去了。